□李 妍
  (《重慶日報》評論員)
  □周東飛
  (《瀟湘晨報》評論員)
  □劉採萍
  (本報評論員)
  漫畫/勾犇
  官員亂登臺,表演成笑話
  劉採萍:最近四川某縣的縣委書記,因為一段4分鐘的視頻,成為網友關註和批評的對象。讀者可別聯想到什麼“不雅視頻”,恰恰相反,這是段“高雅視頻”:視頻中縣委書記正襟危坐於四川省交響樂團的演奏家中間,深情投入完成了一曲二胡演奏《江山》。可問題是,縣委書記的演奏太難聽了,跑調明顯,被網友譏諷為“魔音”“折磨耳朵”……愛好文藝的縣委書記遭到網友的無情打擊,兩位評論員怎麼看這事兒?會不會為這位書記感到委屈?
  李妍:真心覺得網友的說法不誇張,魔音入耳,荒腔走板,讓我想到每天走出地鐵口總能遇到的那位二胡乞丐,鋸木頭一樣啊。我雖然不會拉二胡,但聽還是有基本欣賞水準的,因為我爸每天都在家裡拉二胡……像我這樣的非專業人士都受不了,難以想象那些專業的交響樂團成員,跟這樣的二把刀合作,會不會覺得崩潰?
  劉採萍:崩潰倒沒有,但有在後面偷偷笑的……李妍,你們家老爺子比書記拉得好吧?
  李妍:比他拉得好多了。
  劉採萍:不過我估計夠嗆能有機會跟交響樂團合作……
  李妍:當然沒有機會啦。我爸頂多就是老百姓自娛自樂,哪能像書記那樣把交響樂團當背景啊。
  劉採萍:這位縣委書記的二胡水平確實不敢恭維,特別是和省交響樂團的演奏家們同台,顯得不在調上。但是,人家畢竟認認真真為觀眾奉獻了自己的文藝才華。就算利用了一點身份上的特殊性,過了把癮,也總比那些愛賭博、愛迷信、愛搜刮名玩奇珍,甚至愛寫什麼“日記”的官員強吧?
  周東飛:讓我來批駁你的糊塗認識!縣委書記愛二胡,是個很中性的說法,確實比愛好賭博、愛好迷信高雅得多——— 哪怕拉得很難聽。問題不在於業餘喜歡什麼,而是為什麼有機會和高大上的交響樂團合作?李妍爸爸為什麼沒有機會,裡邊是不是有權力的不當介入呢?
  私人的情趣愛好,與公共平臺上的表演,這是有界限的。超越了界限,就該批評,這並沒有錯。
  領導好文藝,機會常青睞
  劉採萍:東飛剛纔提出了一個問題:書記有機會登上這樣的舞臺,而普通群眾沒有,這裡面有一個權力介入的問題。那麼讓我們來分析一下,到底權力是如何把演奏水平很矬的書記,“送”上大雅之堂的呢?
  周東飛:堅決反對把這樣的舞臺叫做“大雅之堂”!僅僅是縣裡的新年聯歡晚會,書記上去拉一下,這是與民同樂啊,拉得好壞,都應該贊一下。所以說,問題不在這裡。問題在於那個高大上的樂團———我這麼說,大家肯定不以為然,我的意思是,這個場合如果沒有這支樂團,什麼事兒都沒有,有了它,就讓書記的出場變得成問題了。
  因為這樣的樂團是要花銀子請的。而基層的官員為了顯示自己的高雅,常常是公款追星的先鋒——— 有人追歌星,也有人追看上去高檔的純音樂——— 其本質都是一樣的,拿著百姓的錢來玩票。因此,這件事的要害,是公款追星,而不是書記的吹拉彈唱本領如何。
  李妍:官員對待自己的所謂“雅好”,少有自知之明,加上周圍的人千方百計投其所好,所以官員不會覺得把雅好公諸於眾有什麼問題。說不定這位縣委書記被眾人嘲笑,自己還覺得挺無辜的。可我相信,某些官員舞文弄墨、彈琴舞劍的雅好,也許確有真才實學,但有的則是“權力下的蛋”,依附於其公職身份和權力,才可能獲取所謂的成就、聲望與榮譽。
  所以,對官員的所謂愛好,不管是俗的還是雅的,都應該保持一定的警惕。
  劉採萍:看來人們應該緊盯的,不是這個書記的二胡水平如何,夠不夠資格登上舞臺;而是這個舞臺搭建的目的,到底是豐富群眾文化的公益活動,還是僅僅為了過官癮、秀權力,甚至假公濟私操辦出的面子工程。
  周東飛:其實這位書記是幸運的,他僅僅被慫恿著上了一次台。而有些官員的愛好,最後給其本人帶來的,可能就是牢獄之災了。這樣的例子很多,比方說書法斂財的胡長清之流。
  拿文化藝術作為濫權受賄的遮羞布,這種官員與其說是受人慫恿,還不如說是自己往裡跳。
  當然,利用愛好來犯罪,畢竟是極端的例子,更多的情況是,把上級官員的愛好當成自己阿諛奉承的路徑,這樣的下屬可不少。
  李妍:東飛說得不錯——— 在權力通吃的環境下,一個官員的個人愛好究竟達到什麼樣的水準,往往會被無限拔高。而官員的個人愛好,也容易成為一些人“投其所好”的突破口,從而滋生腐敗。別人投官員所好,不嚴重的,可能就像這位縣委書記一樣,滿足一下虛榮心就夠了;嚴重一些可能就會借用這些愛好,直接行賄官員。胡長清的書法寫得不錯,但這是他通過書法獲得巨額潤筆費的真正原因嗎?
  所以我的觀點是:一個官員,不管他的個人愛好是什麼,也不管他的藝術水準有多高,都應該把自己的所謂“愛好”示與公眾、示於旁人,保持基本的剋制。
  官員秀文化,制度要規範
  劉採萍:對李妍的觀點,我比較矛盾:一方面,我們老說“有的當官的真沒文化”,盼著他們增加點文化藝術修養;另一方面,當官員“秀”出才藝的時候,我們又報以懷疑和警惕。大家對官員的“文化修養”,到底有怎樣的期待和要求?
  周東飛:老百姓讓你有文化,不是讓你花公款搞演出、自己上臺秀,而是要你對待下屬和民眾不粗暴,要你關心民眾對文化和精神層面的需求。
  官員不是不可以有文化,古代的官員,很多同時也是文學家、畫家、書法家。現代的官員,可以利用業餘時間來提升自己的文化造詣,乃至成為某一行當執牛耳者。問題在於,公和私要分開,權力和愛好要分開。
  劉採萍:東飛,在你看來,是不是這次晚會如果沒有花錢請高大上的樂團,書記上臺娛樂一下,就是件雅事、趣事?
  周東飛:是的,如果不是公款追星,書記與民同樂那是極好的。所以我想這位書記啊,估計是痛感“八項規定”來得晚了一些——— 如果早點,也不會招致這麼多的挖苦和諷刺了。
  李妍:對啊,至少“八項規定”一齣,官員就不敢亂搞所謂慶典、晚會什麼的,如此丟人的“表演”也就不存在了。
  周東飛:是這麼個意思,“把權力裝進制度的籠子”。
  李妍:官員有文化,有高雅的愛好和修養,當然是好事,在公職之外的領域獲得些成就,也不必然有錯。但問題就像東飛所說的那樣,公與私要分開,特別是權力運行極容易染指私域的當下,不管是官員自己還是外界的人,都應該對官員表演自己的愛好,有基本的警惕。
  老百姓歡迎有文化的官員,但老百姓理解的“有文化”,應該是具有現代治理意識、體現現代政治文明的官員,應該是讓權力行使在邊界內的官員。只會舞文弄墨卻不懂剋制權力,他們在老百姓心裡,可不是什麼有文化的官員。
  權力越高傲,藝術越卑微
  劉採萍:還有一個問題:像省交響樂團這樣級別的藝術團體,或者說這些藝術家,為什麼甘願“放下身段”,與一位外行進行如此令人噴飯的“表演”?換作其他民間表演者,恐怕藝術家們都難以如此包容,不免立刻指摘其誤,不會輕易降低自己的藝術品位吧?!
  周東飛:吃人嘴短,拿人手軟。要拿藝術家的操守來拒絕權力,是不靠譜的事。藝術家也得吃飯,他們頂多偷偷一笑而已。權力越是高傲,藝術越是卑微。
  劉採萍:同意東飛,但擺脫不了一種自相矛盾同時又很功利的想法:難道藝術家們都是勢利之徒嗎?明擺著,配合好演奏,今後可能獲得這個地方長官的好感,也意味著可能獲得更多的支持,這對發展艱難的高雅音樂來說,未必不是好事。既然這是人人都可參與舞臺的時代,何妨給官員的“文藝秀”留點機會呢?
  再說這位縣委書記,沒準就是平時能拉兩下二胡,然後身邊下屬呢,想投其所好,書記抹不開面兒,就硬著頭皮登臺了。中國嘛,人情社會,人人都在人情之中,有權力的人也不能例外。我註意到這個視頻是2012年該縣“春晚”的節目,網友也分析出,視頻突然曝光難脫背後有人操弄。如果這件事以後被證明,又是一次輿論對官員的“誤傷”,那麼人們會不會反過來,為一位有點文藝追求的官員被如此示眾而感到遺憾?
  周東飛:這能傷到哪兒啊?拉得難聽就是難聽嘛,書記本人也說了,說好說壞都可以。如果說這事兒真有問題,那問題就是“是否存在公款追星”。當然人家也解釋了,那是八項規定出台之前的活動……所以我覺得,別為書記“受傷”感到冤屈,批評他是輿論的正當監督,是官員就該聽著受著。
  李妍:哈哈,採萍提到“人情”,但是,要多大的人情才能把交響樂團請來給技藝不咋樣的書記當背景啊?現在已經不是公款追星的問題了,是公款往自己臉上抹粉。退一萬步說,就算是誤傷有雅好的官員吧,可你至少在專業技術上要對得起觀眾呀,拉成這樣還能上臺,真不好意思說他是被“誤傷”……
  劉採萍:看來官員的愛好也好才藝也好,都與他的財產狀況一樣,是有可能影響到權力能否公正執行的因素,因此應予恰當的公開,並接受公眾的依法監督。如此,那些以為可以不顧觀眾感受而忘情“拉鋸”的官員,才不敢公然踐踏藝術的舞臺。所以,官員還是別太在意網友的說三道四了,要緊的是趕緊查一查自己的各種“才藝表演”,有沒有以私好而侵公權的毛病。
  (原標題:“魔音書記”演出記)
創作者介紹

prada

ol54ollgj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